九州彩票登录地址-

  国美突围之战:结盟京东拼多多

  国美突围之战:结盟京东拼多多

  本报记者/郭梦仪/北京报道

  国美零售(00493.HK,以下简称“国美”)近期成为了当下电商市场的热点。

  公开资料显示,5月28日,国美公告与京东(NASDAQ:JD)达成战略合作,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转换价为每股1.255港元;4月19日,电商巨头拼多多宣布与国美零售达成合作,拼多多(NASDAQ:PDD)在认购国美零售2亿美元可转债的同时,还将国美旗下全量商品上架拼多多,并将品牌大家电接入拼多多“百亿补贴”计划。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国美总裁王俊洲已于6月1日对联手京东和拼多多一事做出定调:与拼多多、京东的合作就是供应链和服务链的高度整合。

  随着国美与腾讯系两大电商拼多多、京东先后牵手,近日国美股价迎来大幅上涨,继6月3日大涨19%后,6月5日涨幅达到38.54%,收盘价(未知) 1.32港元/股,创2015年12月份以来新高。

  而接二连三的结盟合作,能否将国美这家老牌企业带入新的时代?

  左手京东 右手拼多多

  如果说拼多多与国美的业务是与战略的协同面向未来的话,京东与国美的协同则更多的是对抗“阿里+苏宁”,面向当下。

  6月1日,王俊洲、国美零售首席财务官(CFO)方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和京东、拼多多两方合作的细节。据方巍介绍,与京东真正进入股权方面的合作的交流时间也仅有一周。在今年3月国美官方旗舰店入驻京东平台后,双方的合作也仅在业务方面。

  在国美、京东、拼多多达成合作后,目前的3C家电行业形成了阿里联手苏宁的泛阿里系和京东、国美、拼多多三方合作的泛腾讯系。据介绍,国美和京东的合作主要在采购、营销和物流服务方面;国美和拼多多的合作主要在流量和定制化产品方面。“在联合采购方面,这意味着国美与京东可以共享供应链,在进行优势互补的同时,还可以实现规模效应,提升双方在供应链上的竞争力。”方巍说。

  “很多人说国美与京东在家电供应链上是重合的,但实际上重合度并没有那么高。未来,希望线上线下在供应端来进行一定的组配。”方巍表示,“国美的家电供应链能力更多体现在中高端商品,这是国美主渠道在卖的。而中端产品,特别是价格相对敏感的有标准化、有型号、且定价一致的产品,实际上都是在线上下单。所以真正把这两个供应链组合在一起,家电供应链重合度并不高,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探索在供应链端有没有可能来进行一定的组合了。”

  “目前是零售业的变革期,大家都在用更加高效的供应链体系来进行,我们觉得在仓配的组合,再加上跟供应商的一些仓配的组合,我们能创造更高效的库存周转的天数。”方巍表示,京东的全国物流仓是以电商来进行全国仓的总配,国美的安迅物流则是网格化的城市类的组配。

  两者仓储的互补让仓储系统更为系统,降低运力成本和履单成本。“相互之间的履单成本是以双位数的进程去节省的。”方巍同时表示,在拼多多方面,更多希望有更强的中大件的物流运输公司,能够与其进行组配,所以更多地在物流方面跟京东在仓配方面来进行统筹,跟拼多多是在物流和服务方面来进行合作的。

  方巍还表示,在与拼多多、京东建立了股权合作关系后,目前国美与拼多多、京东都分别成立了工作组,在就流量、供应链打通等方面开展合作的同时,也在大力度推动联合营销,以及物流层面的合作。

  甚至,据王俊洲介绍,通过和京东的合作,未来国美会将京东的自营非家电产品一次性引入国美,数量达到上万个SKU。其表示,希望在6月底和7月初,通过技术方案,把4万~6万SKU导入国美。目前国美有2600多个店面,维护17万个社群,可触达4000万~5000万的用户。“在这个社群里面,我们增加了很强的快消品的运营能力,一方面京东获得了一个途径,另外我们获得了快消资源,我觉得对双方都有好处,这个系统在对接,叫开普勒系统。”王俊洲说道。

  国美的突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莫岱青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美与双方合作是为了寻求突围。国美零售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帮助其寻找新出路,缓解目前存在的压力。2019年国美营收下滑,亏损继续,线下受到冲击,线上增长乏力,国美零售急切需要突围。

  莫岱青表示,国美先后与拼多多、京东达成合作,可以看见其已经倒向腾讯系,而其正面竞争对手苏宁易购处于泛阿里系。双方合作、竞合参半。国美与拼多多的合作合大于竞,双方互补,而国美与京东则竞合参半,未来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效果还有待时间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不少业内人士猜测,国美在2020年的多个大动作或是为未来布局。据了解,黄光裕或将于2021年2月出狱。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本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国美在2020年纷纷牵手拼多多和京东,可能是为未来电商发力铺平道路。

  风云资本创始人侯继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国美联合京东和拼多多,可以将国美自身的供应链、上游合作伙伴、送达服务体系发挥到最大。

  在此之前,作为国美竞争对手的苏宁一直在发力新零售,先后收购了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而在小店经济方面,苏宁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苏宁以“两小”业态分别深入城市社区、下沉县镇市场,旗下苏宁小店探索的“社区服务综合平台”和苏宁零售云模式日渐成熟。

  但同时,这边国美有着强大的线下门店优势。而在电商直播的时代,“人人都能做主播”的店员优势在国美表现明显。王俊洲此前曾表示,国美作为一家成立了30多年的企业,有着完整、系统的供应链能力,通过与拼多多之间的合作,可以将丰富的多品牌商品带入拼多多;而拼多多的海量线上用户、对用户画像的分析能力都是可以进一步帮助国美发展的地方。同时,拼多多在三至六线市场的发展有突出表现,这与国美近年来着重发力下沉市场的目标一致。

  根据国美零售2019年的年报,截至去年年末,国美在全国776座城市中拥有2602家门店,其中县域地区店面达1026家。国美兼备的“线下和下沉”,或许正是促成这次合作的关键性因素。对于京东来说,线下门店和下沉市场是近两年探寻的重点。

  此外,国美的线下门店也将为京东提供极大的竞争力。去年4月,京东以12.7亿元入股五星电器,持股46%,此举被市场认为是通过整合线下实体门店获取新客和下沉市场。国美在下沉市场的实力则更加强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